注册送体验金网址,注册送体验金官网

当前位置:注册送体验金网址 >> 大宋明月 >> 第150章 大不敬之罪
大宋明月 第150章 大不敬之罪
    汴梁的天气,越来越冷了,寒风呼啸,看看风雪便要来了。

    赵皓早早起来,穿戴整齐,匆匆用了早膳,便出门上朝。

    那柄被打碎的碧玉拂尘,依旧静静的躺在书桌上,他没注意,伺候他的婢女和家奴们也尚未注意到。

    于是赵大夫依旧像往常一样,悠然的登上了马车,缓缓的往皇宫而去。

    虽然外面滴水成冰,但是马车里的座位上垫着貂裘,车帘也换成了白叠布,怀里又抱着暖炉,车厢内温暖如春,赵皓躺坐在貂裘之上,继续闭目养神,随着那平稳的马车缓缓而行。

    到了皇宫门口,虽然宣德门前已聚集了不少官员,但是离开宫门还有两炷香的时间,赵皓也懒得和其他人啰嗦,继续在马车上养精蓄悦,自然也未注意到那边人群之中的高俅,正在恶狠狠的盯着这边。

    高俅这边,虽然聚集了数十人,但是离高俅极近的只有两人,正在小声讨论着什么,似乎并无意让其他人知道,其他人也识趣,保持着一定的距离。

    “太尉大人,此事是否需要禀报老公相做决定。”一个身着朱色官袍的中年官员低声问道。

    高俅恶狠狠的说道:“不用了,老公相年纪大了,过于谨慎,必然不允,就按本官的意思去办,亏待不了你等。”

    “太尉大人,我等就豁出去了,犬子的事情,就全托给太尉大人了。”另一人也是身着朱色官袍,胡须已花白,脸上的神色与那年老的官员又不同,带着几分悲壮之色。

    高俅沉声道:“本官何曾亏待你等?再说你等可风闻言事,有何风险?”

    此两人正是宋朝监察机构御史台的两名侍御史,中年侍御史名陈奉,须发皆白的侍御史名张允。

    “御史者,天子耳目之官,所以上广聪明,下防威福……古人有言,‘猛虎在深山,藜藿为之不采’,犹言直臣在朝,奸人远避也。”

    侍御史为台谏官,在宋代,台谏官虽然官职品阶不高,但是权力却不小,可以监察百官。

    最重要的是在宋代台谏官自始至终可以风闻言事,范围没有限制,除了“禁中语不可泄漏”外,“中外之事皆得以风闻”,不论是议论谏诤,还是纠察弹劾,均“不问其言所从来”,不必有什么真凭实据;也“不责言之必实”,所论不当也不负错误的责任,不得穷诘,不得治罪。同时,台谏行事皆独立负责,言事、纠弹,皆“不关白官长”。

    说得简单点,台谏官不但可以监察百官之过失及作奸犯科之事,甚至可以无责任弹劾,说直白点就是可以诽谤、污蔑都基本无责任。

    这里说的基本无责任,是因为在宋仁宗之前,是可以完全无责任诽谤、污蔑和弹劾,宋仁宗之时,台谏官们可能玩得过火了一点,后来遇到特别的离谱的弹劾,确认失实的还是要追究一定的法律责任,而后果也无非降职、免官、罚俸等,不同担心身陷囹吾甚至更严厉的处罚。

    三人一边小声的说着话,一边朝赵皓的马车那边望去,眼中充满不善之意,尤其是高俅的眼中,更是杀气腾腾。

    “老公相来了。”有人低声道。

    高俅一抬头,果然见得蔡京的暖轿缓缓而来,便对那两人做了一个禁声的动作,不再多言。

    不一会,宫门缓缓的打开,众人一拥而入,直奔垂拱殿而去,赵皓也不紧不慢的拖在后面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众人按照朝会排班的序列站好,等待着官家的到来。

    不一会,赵佶在梁师成等人的簇拥下而来,赵皓抬头看了看这厮,不过数日的时间,赵佶似乎又消瘦了一些,健康值掉到了81,但是却神采奕奕的。赵皓略微一思虑,便知那壮阳丹发生了效果,这几日官家怕不是夜夜笙歌,神威凛凛。

    百官依旧拜见,礼罢。

    梁师成征询赵佶的意思之后,便高声道:“陛下有旨,有事早奏,无事散朝!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,侍御史陈奉忙不迭出列道:“启奏陛下,臣有事。”

    梁师成便道:“讲。”

    陈奉道:“微臣身为侍御史,为天子之耳目,奉旨监察百官,以正朝纲,以……”

    梁师成不耐烦的说道:“你就直言欲弹劾谁罢?”

    陈奉眼睛偷偷的扫了一眼高俅,一咬牙,朗声道:“微臣欲弹劾太中大夫、宣威将军赵皓!”

    赵皓原本躲在人群之中,正在假寐养神,听得自己的名字,不禁惊骂了一声“卧槽”。

    特么的别人躺着中枪,老子站着也中枪……

    大堂之上,群臣一阵凌乱,顿时发出一阵嗡嗡的议论声,虽说台谏官可以风闻奏事,但是这宗室赵公子刚刚上朝不到一个月时间,就被盯上了,也太着急了点,好歹也是个宗室。

    “荒唐,这赵大夫还是个小子……”连礼部尚书金崇岳都看不下去了。

    百官之前的蔡京,一双老眼之中突然精光闪烁,冷眼朝那陈奉望去,眼中露出了一丝怒色。

    梁师成也是愣了半天,又望了望赵佶,见那官家也是满脸疑惑之色,只得扬声道:“弹劾赵大夫何事?”

    “弹劾赵皓目无法纪,私藏罪犯于府,且纵容其当街伤人。其府上护院鲁达,原本乃西军之提辖,一年多前当街行凶,打死屠户郑智,畏罪潜逃,后出家为僧化名为鲁智深,在大相国寺为僧,又贼性不改,一把火烧了大相国寺之菜园廨宇。赵皓虽为宗室,但既为朝廷命官,犯下违犯法纪之事,理当追其责,削其爵,以正朝纲法纪!”

    此时的陈奉,已完全豁出去了,脸上露出职业性的正义凛然之色,声音也是掷地有声。

    梁师成神色古怪的又望了赵佶一眼,然后问道:“赵大夫,有何辩解?”

    此刻的赵皓,心中一肚子的MMP要讲,却不动声色的走出队列,走到大殿之前,与陈奉并排而列,朝赵佶施了一礼,这才不紧不慢的答道:“启禀陛下,微臣府上确有一名还俗和尚,却不叫鲁达与鲁智深,而是叫鲁大。因微臣念其有几分力气,留在府上当了护院。至于其是否便是那鲁达抑或鲁智深,是否曾杀人,以及火烧大相国寺之菜园廨宇,臣一概不知,还请命皇城司彻查!”

    陈奉怒斥道:“私藏罪犯之事,岂可以不知情一言蔽之?”

    赵皓也不争辩,双手一摊,淡然道:“既然如此,还请官家治罪!”

    大殿之内,顿时一阵静寂。

    殿堂之上,传来赵佶的声音:“鲁大是否为作奸犯科之徒,交由皇城司查实即可。至于赵大夫,不论鲁大是否为匪,亦不知者不罪,但不可再擅自收留来历不明之徒,下不为例。”

    赵皓恭声道:“臣遵旨!”

    陈奉:“……”

    高俅:“……”

    百官一阵无语,这官家明显在偏袒赵皓,一句话便把陈奉噎住了。

    梁师成松了一口气,又问道:“还有谁有本要奏?”

    又一人应声出列:“臣有本要奏。”

    “张侍御史,讲。”

    那侍御史张允急匆匆出列,似乎有点激动,稍稍平复一下之后,才高声道:“微臣欲弹劾太中大夫、宣威将军赵皓大不敬之罪!”

    一言既出,满堂皆惊!

    大不敬罪,是指臣民侵犯皇帝人身、权力及尊严的一种罪名。指的是臣民对皇帝或皇室有不恭的言辞、行为。此罪是重罪,臣民一旦触犯,不死也得脱层皮。

    这也太狠了,简直就是把人往死里赶!

    如果赵皓一旦坐实大不敬之罪,那便是轻则削去官爵,发配边疆,重则斩首。

    莫说群臣哗然,便是赵佶也是满脸震惊之色,眼神之中不觉又带了一丝恼怒之意。

    朕之护法神,如何会犯了大不敬之罪?

    梁师成也不淡定了:“张侍御史,你可考虑好了,虽说台谏官可风闻言事,但是若过于荒谬失实,还是要治罪的。”

    人群之中,唯有高俅满脸淡然之色,望向赵皓的眼神却是满满的怨毒和杀气:“无知小儿,你的死期到了!”

    那张允很显然已经豁出去了,脸上露出凛然之色,朗声道:“微臣查得赵皓曾受官家御赐之物,却不予爱惜,弃之如敝履,故此已损坏不堪……根据我朝律例,毁坏御赐之物者,犯大不敬之罪,按例当斩!”

    卧了个大槽!

    赵皓惊得差点跳了起来。

    这一刻,赵皓只觉心中有千万头草泥马奔腾而过,对方既然振振有辞,证据确凿的模样,自己书桌上那碧玉拂尘怕是早已遭不测……怪只怪自己没把那玩意当回事,只是当个摆设而已。

    此刻,他已无心去想那柄碧玉拂尘是怎么出事的,目前最重要的是如何躲过这大不敬之罪。

    赵皓得御赐碧玉拂尘,这件事情很多大臣都是知道的。那碧玉拂尘连赵佶最宠爱的儿子郓王赵楷想要都不得,如今居然被赵皓打碎了……

    百官愈发哗然,议论纷纷。

    “若真是如此,这赵大夫怕是难逃此劫,就算官家开恩,削职贬爵是少不了的。”金崇岳喃喃的说道。

    童贯神色极其复杂的望着赵皓,不知是喜还是忧,只是暗道:“公子仙术无双,应可躲过此劫才是……”

    蔡京老儿,原本目不斜视,不动声色,此刻也微微动容起来:“难道这深受官家宠信的小子,便要如此遭贬?”

    而队列中的高俅,更是满眼无尽的快意和得意,望着赵皓的眼神,就像望着一个死人一般,心中的万千怨恨终于稍稍得以排解。

    前面的弹劾赵皓窝藏罪犯,只是热身而已,这一道弹劾才是真正的杀手锏

    群臣之中,有怜悯和惋惜的,也有幸灾乐祸的,更多的是抱着看热闹的心情。

    赵皓缓缓的抬起头来,便见得赵佶正神色古怪的望着自己,那眼神之中带着几分肉疼,却并无恼怒之意,心中已是一阵轻松。

    大不敬之罪,听起来吓人,其实不过打破赵佶的一件宝物而已……宝玉虽然重要,但是怎及护法神重要?老子就不信赵佶真为了一个碧玉拂尘和自己翻脸!

    当下赵皓收敛心神,淡然一笑道:“张侍御史,台谏官虽可监察百官,但‘禁中语不可泄漏’难道你不知?官家赐我之物,你何以知之?”

    张允冷笑一声道:“台谏官弹劾‘不问其言所从来’。赵大夫如以为本官所奏有不实之处,可否让禁军去贵府之上,将那御赐之物取来,以示清白?如确为冤枉赵大夫,本官愿领罪!”

    这厮还真是豁出来了,按照宋朝律例,风闻奏事不实,很少有被处罚的,就算运气不好,也大不了免官,反正过几年也该致仕了……

    赵皓冷冷一笑,不紧不慢的说出一句话来:“让张侍御史失望了,本官已将御赐之物完璧归还于官家,如何取来?”

    “甚么?”张允瞬间凌乱了。

    赵皓不理他,而是抬头望向大殿一拜:“还请官家做主!”

    人死鸟朝天,不死万万年……老子就赌赵佶这货不会也不敢翻脸!

    全场一片死一般的静寂,许久没有动静。

    终于,大殿之上传来一道平静而不带任何感情的声音:“没错,赵侄卿已将碧玉拂尘归还于朕!”


手机用户请访问【m.19lou.tw】,否则会出现无法访问的情况
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|
章节错误/点此举报          加入书签 | 推荐本书